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刑事案件 > 正文

抽絲剝繭,還原案件事實

作者:admin 董棚飛 來源:元緒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7-04-26 13:21:26 點擊次數:8143
周某某販賣、運輸毒品案
 
案情介紹
周某某涉嫌販賣、運輸毒品案,由四川省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經該院審理查明的案件事實為:2014年10月10日,同案犯王某與周某某共同出資14萬元現金購買毒品,由周某某駕駛轎車前往重慶市梁平縣購買毒品。當日21時許,周某某購買毒品后駕車返回達州市城區,途徑達川區南外鎮七里溝鐵路附近公路時,被公安民警擋獲,當場從其駕駛的轎車駕駛座下面繳獲海洛因疑似物一塊(凈重346克)。經鑒定,從查獲的346克毒品可疑物中檢出海洛因,其海洛因含量為76.1%。據此,四川省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周某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販賣、運輸,其行為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判決周某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并對周某某作案時所使用的轎車予以沒收。
一審法院作出判決后,周某某對該份判決不服,在法定期限內提起上訴。其認為本案存在特情介入引誘犯罪,其不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部分案件事實尚未查清,且對指控其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的證據不足,對其所駕駛的轎車是借來的,不應當沒收。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后,委托四川省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法律援助律師,元緒律師事務所接受委托后,指派董棚飛、甘恬擔任周某某二審階段的辯護律師。
 
承辦經過
元緒律師事務所律師接受委托后,立即仔細研究了一審刑事判決書和有關證據材料,了解案件的基本情況,并與周某某核實有關案件事實。經分析,發現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三個方面:一是本案是否存在特情介入;二是對周某某的定性是否準確;三是涉案車輛是否應當予以沒收。
關于本案是否存在特情介入的問題:
通過仔細分析證據資料,抽絲剝繭,辯護律師發現以下幾個方面的事實,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實有特情人員的介入,但是足以認定本案存在特情介入:
一、根據現有證據,曹某某系特情人員具有重大可能性。
1、《受案登記表》明確表示案件來源系情報人員提供;2、偵查機關作出的《情況說明》明確表示公安機關知曉毒資為現金14萬元、購買毒品的種類以及到哪里購買毒品等相關的詳細信息,且明確表示安排了情報人員曹某某去了解周某某所駕駛車輛的車牌號時恰巧被周某某碰見;3、證據資料中監控視屏截圖顯示,進入涉案房屋的共有三人,雖然一審法院并未將其作為證據使用,但是該證據與周某某的供述涉案房屋中共有三人相一致??杉?,涉案房屋是一個密閉環境,而公安機關又并未采取技術偵查的情況下,除了當時在場的人員外,其他人根本不清楚當時的情況,而公安機關能夠非常清楚地了解到當時的情況,只能是當時在場人員予以提供。
二、偵查機關對于所有涉及曹某某的相關證據均予以回避,且部分已經收集的證據未提交,導致審判機關確認特情介入難。具體如下:1、公安機關已經調取了涉案房屋外的監控視屏,但是并未讓王某和周某某進行辨認;2、周某某供述系曹某某主動聯系周某某的,且周某某已經供述了自己和曹某某的聯系電話。公安機關也收集了雙方的通話記錄,但并未作為證據予以提交;3、既然周某某已經供述了當時涉案房屋內只有王某和曹某某在場,但是并未對在場人員的衣著情況進行調查。
從上述兩點可見,在曹某某系特情人員具有重大可能性,且鑒于公安機關針對曹某某的有關證據均予以回避的特殊情況,根據疑點利益歸于被告的原則,應當對該事實予以認定。
關于對周某某的定性是否準確的問題:
對于一審法院查明,認定周某某構成運輸毒品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不持異議。但是對于認定周某某構成販賣毒品罪的事實尚未查清,證據不足,最終確認做無罪辯護。雖然確定了辯護方向,但是本案已經經過一審程序,而如何讓辯護人的辯護觀點能夠被二審法院采納,卻是一大難點。本案中,一審法院認定周某某構成販賣毒品罪的證據,只有王某與周某某案發時的通話記錄、證人證言、查獲在押的毒品以及周某某、王某的供述與辯解,看似證據確實充分,實則不然。具體理由如下:
一、一審法院尚未查清,有無販賣毒品的事實、販賣毒品的提議由誰提出的,以及購買毒品的毒資由誰提供的。
根據周某某的供述與辯解,涉案人員曹某某叫周某某到案發地房間,當時只有王某某和涉案人員曹某某兩人在房間內,在曹某某將裝有14萬元現金的紅色布口袋交給周某某后,周某某就離開了。而同案犯王某是零口供,且公安機關出具的情況說明證實曹某某只是到達過案發地房間外?;瘓浠八?,本案除了周某某的供述與辯解外,并無其他證據進行印證。而販賣毒品的提議由誰提出的、購買毒品的毒資由誰提供以及有無販賣毒品的客觀事實均屬于定罪量刑的主要依據,屬于必須查證的事實。而一審法院在尚未查清案件事實的情況下,據此對周某某處以刑罰實屬不當。
二、王某與周某某案發時的通話記錄的證明力,是否能夠證實王某與周某某以現金14萬元購買毒品的情況。
通話記錄能夠直接反應的是同案犯案發時通話頻繁,至于通話的內容只有通話的雙方才清楚。并且公安機關也沒有采取技術偵查措施,對該通話內容予以固定。在王某零口供以及周某某作出解釋的情況下,對該證據應當予以排除,不應當作為認定周某某構成販賣毒品罪的證據。即使周某某的解釋不合理,該通話記錄也僅僅只能證明案發時,王某與周某某之間有聯系。
三、證人證言也不能證實販賣毒品的情況。首先,證人了解到王某通過周某某購買毒品的信息是由王某告訴她的,也就是證人證言本身就是傳來證據,且在王某零口供的情況下,尚未得到王某的認可。其次,證人只是了解到王某曾經通過周某某購買過毒品,并不知曉本次購買毒品的有關情況。當然也就不能證實王某與周某某案發時有販賣毒品的行為。
關于涉案車輛是否應當予以沒收的問題:
根據現有證據能夠充分證實,周某某所駕駛的涉案車輛系周某某前妻在離婚后全額出資購買的二手車,登記在周某某兒子名下,且由周某某兒子實際使用。只是在案發前,周某某兒子將車輛借給了周某某,對于周某某借車使用的實際目的是不清楚的??杉?,周某某兒子實際也是本案的被害人,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予以返還。
辯護人結合以上三個爭議焦點,提出辯護人的辯護觀點,最終得到了二審法院的充分認可。經二審法院合議庭評議,認定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點 評
毒品犯罪不同于一般刑事犯罪,通常是在極為隱蔽的狀態下完成的,公安機關在緝毒過程中,往往安排偵查人員和特情人員,采取假扮吸毒者或毒販的方式與販毒嫌疑人接觸,誘使其販毒,從而在人臟俱獲的情況下將犯罪嫌疑人抓獲。在目前司法狀況下,鑒于毒品犯罪的嚴重社會危害性,公安機關運用特情手段偵破毒品案件,是符合從嚴懲治毒品犯罪、維護社會秩序的實際需要的。但是在量刑時,應考慮從輕處罰。但是往往卷宗資料中,并無直接證據證實有特情人員的介入。此時,就需要律師仔細分析案卷資料,查找其中存在的蛛絲馬跡。同時,毒品犯罪在案發后,往往只有同案犯的供述,通常為了逃避法律制裁,相互之間會推脫自己的責任,各執一詞,在沒有其他證據印證的情況下,形成“一對一”證據,此時,應當嚴格審查各項證據,確保僅有被告人供述認定案件事實時,對被告人處以刑罰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