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業務領域 > 民商事訴訟仲裁部 > 正文

股權轉讓合同所附競業禁止條款的效力

作者:admin 來源:元緒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6-07-11 12:45:26 點擊次數:1207

龙珠激斗破解版视频 www.viuhz.icu   楊明原為上海凡清環境工程有限公司(簡稱凡清公司)股東。2008年1月18日,劉凡清與楊明簽訂股份轉讓協議書,雙方約定:一、楊明將其所持有的凡清公司33%的股權以326萬元的價格轉讓給劉凡清;二、楊明承諾,自股權轉讓交易完成之日起,楊明個人及其所領導或關聯的企業不生產和經營劉凡清個人及其企業的專利技術及其產品,不生產和經營纖維束過濾類技術及其產品,不做侵害劉凡清個人及其企業利益的事情。如果楊明違反承諾,則賠償劉凡清200萬元(簡稱競業禁止條款)。

2008年1月30日至3月3日,劉凡清分四次支付給楊明股權轉讓款共計326萬元。2008年1月31日,劉凡清與楊明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辦理了股權變更登記。2008年2月24日,公司登記機關決定準予變更登記。

2008年9月8日,楊明以增資人股方式成為峰渡公司中持股比例為80%的股東。

2009年10月至11月期間,峰渡公司先后以纖維束過濾類產品中標山東臨沭縣清源污水處理有限公司的污水處理設備采購項目(簡稱臨沭縣項目)和山東陽信縣新城污水處理廠的污水處理廠建設工程項目(簡稱陽信縣項目)。凡清公司在上述項目的中標公示中被列為第二名。

原告劉凡清起訴稱:劉凡清與楊明在股份轉讓協議書中約定了競業禁止期間為終身的競業禁止條款。現楊明在股權轉讓完成后違反承諾,以峰渡公司的名義生產和經營纖維束過濾類產品。楊明、峰渡公司的上述行為已經構成違約,嚴重損害了劉凡清的合法權益。請求判令:1.楊明、峰渡公司自此不得生產和經營纖維束過濾類技術及其產品,或者從事損害劉凡清及其企業利益的活動;2.楊明、峰渡公司連帶賠償劉凡清200萬元。

楊明、峰渡公司共同答辯稱:不同意劉凡清的訴訟請求。理由如下:第一,楊明、峰渡公司沒有生產和經營劉凡清的任何技術和產品,不存在侵害劉凡清利益的行為;第二,股份轉讓協議書所附競業禁止條款未明確約定具體的期限,楊明并不負有終身不得從事相關行業的義務;第三,峰渡公司不是股份轉讓協議書的當事人,峰渡公司與劉凡清之間不存在合同關系,不應承擔違約責任;第四,股份轉讓協議約定的違約金明顯過高,請求法院予以調整。 

【審判】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2008年1月18日股份轉讓協議書簽訂時,楊明系凡清公司股東。該協議中關于楊明及其領導或關聯企業不得生產經營同類技術和產品等內容,既非公司法所規定的公司特定主體基于忠實義務,在職期間所應當承擔競業禁止義務的范疇,亦非勞動合同法所規定的特定勞動者,在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后,所應當承擔的競業限制義務。該條款內容應當理解為締約雙方在系爭股份轉讓協議中,就楊明將其名下全部股份轉讓給劉凡清后,即楊明與劉凡清之間共同投資經營凡清公司的合同關系終止后,楊明所應當承擔的后合同義務的約定。楊明理應按照該約定內容,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履行不得生產經營同類技術和產品等義務。原審判決認定楊明實施了違約行為,其理應按約承擔相應賠償責任。關于楊明所應當承擔后合同義務的期限,應當基于當事人的合意及公平原則進行認定。本案系爭股份轉讓協議締約雙方在系爭協議中并未明確約定具體期限,原審判決結合本案事實,兼顧對有序市場體系和公平競爭機制的維護,參照相關法律認定該期限為2年,并無不當。原審判決根據楊明在該期間內所實施的違約行為,遵循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將違約金酌情調整為150萬元,亦屬公平合理,兩上訴人分別就此所持異議均不能成立。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中,股權轉讓合同中約定楊明應履行競業禁止義務第二項內容,即楊明不得生產和經營通用的纖維束過濾類技術和產品的義務。就此而言,其競業禁止義務條款的效力和履行期間問題,需要法官在各種利益間進行利益衡量。

首先,從約定競業禁止權利人的角度分析,股權轉讓合同中約定競業禁止條款具有正當性基礎,因而有效?! ?/span>

其次,在肯定權利人具有需要?;さ睦嫻那疤嵯?,從義務人的利益角度分析,即使是義務人的正當利益也應受到適當?;?。對競業禁止義務人的利益衡量主要考慮以下幾個方面:競業禁止的范圍如時間范圍是否合理、勞動權和擇業權是否受到過分限制、有無合理補償等。就本案而言,第一,競業禁止的時間范圍如果為終身,則缺乏合理性。我國《勞動合同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后,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到與本單位生產或者經營同類產品、從事同類業務的有競爭關系的其他用人單位,或者自己開業生產或者經營同類產品、從事同類業務的競業限制期限,不得超過2年。此法律規定本身就是對公民的勞動權和企業的商業秘密和競爭利益之間進行利益衡量的結果,相較于勞動合同法中最多不得超過2年的競業禁止期間的規定,本案中約定終身競業禁止,顯然超出了合理范圍。第二,勞動權屬于公民的基本人權范疇,勞動權在法益體系中的位階至少不比企業的商業秘密和競爭利益低,公民一旦被永久排除在其熟悉和擅長的領域之外,將面臨難以生存之虞,約定終身的競業禁止期間勢必傷及股權出讓方的基本生存權利,即便是經由合意達成,法律也不宜予以?;?。第三,本案股權轉讓合同中的競業禁止條款屬于單務無償的合同條款,權利方并未為義務方支付任何對價。因此,對本案中當事人對競業禁止期間約定為終身的合意,有必要加以調整。

再次,從社會公共利益角度衡量,也存在對約定競業禁止期間范圍加以限制的合理性基礎。競爭是市場經濟的靈魂,競業禁止的實質是通過限制競爭的方式來?;て笠檔納桃得孛芎途赫?,但過長的競業禁止期間雖然?;ち似笠檔納桃得孛芎途赫?,卻損害了市場主體自主經營、公平競爭的機制,也不利于科學技術的進步。

轉自王國俠、施俊杰:“股權轉讓合同所附競業禁止條款的效力”,《人民司法(案例)》2015年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