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業務領域 > 公司法律事務部 > 正文

淺析公司人格否認制度

作者:admin 來源:元緒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6-08-02 10:33:16 點擊次數:2107
 一、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概述
 ?。ㄒ唬┕救爍穹袢系哪諍?/span>
公司人格否認(又稱揭開公司面紗、刺破公司面紗),即在承認公司具有法人人格的前提下,在特定法律關系中對公司人格及股東有限責任加以否定,以規制股東濫用公司人格及有限責任,?;す菊ㄈ思吧緇峁怖?。公司人格否認并不是對公司獨立人格全面的永久的剝奪,其效力范圍僅局限于特定法律關系和特定事件中,通常公司的獨立人格在某方面被否認,并不影響到承認公司在其他方面仍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法人實體。一般說來,公司在社會經濟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主要是通過公司人格獨立和有限責任制度來發揮的,自這種制度建立以來就逐漸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解決了出現在巨額資本產生過程中的一些問題。這種制度保障了投資者的安全但并不影響投資者的有限責任,活躍了投資者的神經,成為刺激投資者投資的有力杠桿。
(二)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特征
  公司人格否認,是界定法人本質的一種理論,這種理論從根本上不否認法人的客觀存在,而是從理論上對法人制度的一種否定。因此,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是在承認整個法人制度實在性的基礎上,在個案中對公司人格予以相對的否定,但公司的法人地位不受影響、據此,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具有以下幾個特征:
  第一,公司已合法取得法人資格。只有這種依法設立的公司法人才能成為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作用對象,也是法人人格否認制度與法人瑕疵設立的責任制度相區別的基本依據。也只有這樣的公司,股東才享有公司的獨立人格,其人格才有濫用的可能,才有適用公司人格否認的必要。
  第二,公司的股東濫用了公司人格。股東濫用了公司制度中的一些特權,如利用公司制度規避法律或債務、損害公司的獨立性等,致使法律承認公司法人制度的實效性受到損害。法律賦予了公司獨立的人格,股東享有有限責任的優惠,但股東享有權利的同時,必須維護公司的獨立人格,保證其行為的合法性。如果股東無視公司的行為規范,危害公司及債權人利益,則可能導致公司人格否認的適用。
  第三,公司人格的濫用侵害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或者社會公共利益。法律在承認公司的獨立性,尤其是承認公司有限責任的同時,也對股東與公司的關系作了一系列限制,以維護交易安全、債權人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倘若股東濫用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或社會公共利益,客觀上已實施有悖債權人利益或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背離了公司制度的社會性和公共性,則必然有悖于設計公司制度的初衷,此時亦沒有必要承認其人格。
  第四,公司人格否認是一種對公司人格的個案否定。在這種情況下,對法人人格的否定不是對公司人格徹底的、終極性的否定,不是對公司人格全面的永久的剝奪,而是在特定的法律關系中對公司人格暫時的否定。公司的獨立人格在某些方面被否認,并不影響承認公司在其他方面還是獨立的法人,這種法律關系如果沒有法律規定取消公司人格的情形出現,公司人格將繼續存在。
  二、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規定及相關問題
 ?。ㄒ唬┕救爍穹袢現貧鵲墓娑?/span>
   《公司法》第20條第1款規定:“公司股東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東權利,不得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或者其他股東利益;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第20條第3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通過對這一條款的審視,我們可以得出以下幾點認識:即行為的主體必須是公司股東,而不是經理等高管人員;行為人必須有逃避債務的行為;該逃避債務的行為必須是通過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方式來實現的,而非通過其他方式;逃避債務與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之間必須有因果關系;行為的受害者是債權人,而非其他股東或其他人;行為的后果是股東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等。
 ?。ǘ┤綰穩鮮段夜豆痙ā返?0條和第64條的關系
  我國《公司法》對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確認并不僅僅表現為《公司法》的第20條,第64條也是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規定?!豆痙ā返?4條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的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對于這兩條的適用范圍及相互關系,學界存在著不同的理解:有的認為第20條的規定不適用于一人公司,對一人公司的法人人格否認只能適用第64條的專門規定;有的則認為第64條規定只適用于一人公司,而不能適用于非一人公司。對此,筆者的理解是:第20條作為公司法總則部分的規定,可以適用于一切公司,當然包括對一人公司的適用。這也就是說,一人公司除因違反第64條的規定得被否認公司人格外,違反第20條的規定(即一人公司股東有其他濫用公司獨立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行為)亦可被否認公司人格,這一效力不僅取決于第20條在《公司法》總則中的地位,而且取決于一人公司的特點。一人公司由于公司的控制權集中于股東一人,是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產生的直接原因和主要適用對象,其他類型的公司的獨立人格可因第64條以外的原因導致依據第20條被否認人格,舉輕以明重,沒有理由否認在哪些場合排除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對一人公司的適用;還取決于第64 條本身的內容,從內容上看第64條可以理解為關于第20條適用于一人公司場合舉證責任的規定。在一人公司場合,只要股東不能證明公司的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就可能導致公司人格被否認,股東就公司的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自己不存在財產混同這種濫用公司人格的行為負舉證責任。第64條除適用于形式上的一人公司外,也應當適用于實質上的一人公司。當然對于實質上一人公司的認定,須由司法解釋作出明確的規范。其他類型的公司也可能因債權人舉證證明公司的財產混同于控制股東自己財產,構成控制股東與公司人格混同、過分控制等情形,控制股東亦應對公司債務承擔無限責任。從這個意義上說,第64條規定的情形只是關于訴訟程序中公司人格否認舉證責任的特別規定。
  三、慎用公司人格否認制度
 ?。ㄒ唬┣康魃饔霉救爍穹袢現貧鵲腦?/span>
  其一,從法理基礎上看,股東有限責任制度為迅速積累資本、提高投資效率、促進經濟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條件,但是,也為一些欺詐、舞弊和不誠信行為提供了機會。公司人格否認正是由于有限責任制度的缺陷而提出的一項對策性制度,是一種事后規制,自然要處于從屬和補充的地位。而且,作為一種例外規定,也只有在存在著明顯有失公平的情況下,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才可以得到適用。如果肆意忽視公司獨立人格而使股東承擔非有限責任,那么,無異于動搖和破壞現代公司法的基礎,必將產生極其嚴重的后果。因此,雖然中國新《公司法》對這一制度給予直接肯定,但是,也應防止對其的濫用。
  其二,中國新《公司法》確立的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存在著許多問題,操作性不強。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首先,新《公司法》第20條第3款雖然對公司人格否認制度作了原則性規定,但是,目前尚沒有與之配套的立法和成熟的社會意識。中國《公司法》對公司和股東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并沒有設專章或專條加以規定,同時,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公司制度不甚成熟的環境下存在著動搖其根基的危險因素,無限制地適用雖然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債權人的債權問題,但亦有可能會因盲目剝奪股東的有限責任而波及無辜的股東。
  其次,作為一個補充性的制度,公司人格否認本身也具有模糊性,“立法僅為法官指出了一個方向,要他朝這個方向去進行裁判,至于在這個方向上到底可以走多遠,則全憑法官自己去判斷”。[④]在新制度剛剛確立時,如果按照中國目前對其的認識程度立刻規定十分詳細的適用規則,就有可能出現與現實情況不甚相符的情形,也必將使司法審判遇到困難。
 ?。ǘ┥饔霉救爍穹袢現貧鵲淖⒁饈孿?/span>
  在公司人格否認的實體適用上,雖然法律沒有明確的規定,但是,基于學理解釋的主要濫用公司獨立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行為主要應包括人格混同、財產混合、虛擬股東及不正當控制四種情形。只要客觀上存在了法定情形并造成債權人利益嚴重受損,就應當否認股東的有限責任,而不需要將股東的主觀故意作為適用要件之一。另外,新《公司法》將濫用公司人格的股東責任定位為連帶責任,這也是值得商榷的。因為既然該制度本質上是否認股東有限責任,為何不直接規定為股東承擔無限責任?實際上,對于債權糾紛,如果能夠用民商事法律的一般規則解決的,就不用動輒適用公司人格否認原則,這對于維護公司法基礎的穩定有重要意義。
  在程序方面,首先需要明確的是,只有通過法院的審判程序,才能否認公司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其他任何司法或行政機關都無權否認,即不能由多渠道進行否認公司人格。其次,即使在法院也不能普遍適用這項制度,如破產程序和執行程序。對于前者來講,“破產企業具有法人人格是適用破產程序的前提條件,不存在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使用空間”。實際上,破產程序是要使公司人格趨于消滅,而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只是一時無視其人格而否認股東的連帶責任,二者的立法初衷根本不同。對于后者而言,如果直接適用該制度,顯然就剝奪了股東的訴訟權利,也就不能保證股東的程序性權利。
  總之,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是一個極具模糊性和爭議性的概念,在該制度的具體適用問題上,應當審慎對待,同時還需要通過日后的司法實踐,逐步積累經驗,盡快完善這一制度。